技巧场上走出的儒商——记浙江金耐斯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拥军

体操运动员张尚武街头卖艺,举重运动员邹春兰浴堂搓澡,摔跤运动员李朝辉为了治病卖奖牌……场上光辉,场下黯然,似乎很多职业运动员都面临这样的退役困境。不过,浙江湖州技巧运动员黄拥军,这个“不安分”的男人,不仅没有这些烦恼,还凭借他敏锐的市场眼光和不惧失败的勇气,成功转型,办起了体育产业,闯出了一条敞亮的“黄氏大道”。

在南京青奥会期间,记者在体操赛场边见到了黄拥军,材质挺括的休闲T恤,淡黄色的西裤,不紧不慢的语速,接起电话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说起事业,黄拥军不经意间望向远处:“我坚持做优质产品,走一流品牌之路,不过路还很远,但我有耐心去守候,等待东风吹来。”

闪耀体育制造业

产品走进奥运赛场

6岁进体校训练,16岁拿全国冠军,22岁拿世界冠军,黄拥军的运动员生涯有着令人羡慕的漂亮数据,尽管这背后包含着人们看不到的艰辛。

多年的运动员生涯被黄拥军一语带过,他显然更愿意讲述当前的事业。如今的黄拥军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他经营的浙江金耐斯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及“高飞”品牌蹦床步入正轨,正在快速发展中。特别是“高飞”蹦床,是伦敦奥运会蹦床比赛的唯一指定比赛器材,本届南京青奥会,也出现在了赛场上。“浙江制造”出现在奥运赛场,黄拥军从世界冠军到技巧教练再到体育用品企业经营者,无时无刻不在诠释一个体育人坚毅不拔的精神和与时俱进的智慧。

如今,黄拥军的公司已经颇具规模,产品也远销国外。“从运动员到运动器材供应商,虽然涉及的领域不同,但我一直从事着自己喜欢的体育行业。虽然技巧类项目一直没有成为奥运项目,没参加过奥运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但是,我让我的体育品牌走上奥运这个大舞台,这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标,如今我做到了。”黄拥军的话很素朴,但从中流露出一股浓浓的体育情。就像他说的,这么多年来,他从未离开过体育的领域,尽全力,为浙江的体育产业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也曾彷徨迷茫

在异国他乡寻求出路

世上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曾经,黄拥军也彷徨过,也挣扎过,甚至曾经一度脱离了体育的怀抱。

1995年退役后,对于出路,黄拥军也曾迷茫。当时,他的妻子工作不甚如意,夫妻俩陷入了困惑:是这样继续低潮下去,还是主动出击,寻找别的出路?这时,刚好葡萄牙技巧队发来邀请,请他前往执教。在和家人彻夜长谈后,夫妻俩决定出去闯一闯,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俩当时连英语也不太会,更别说葡萄牙语了,但拿定了主意,我们就义无反顾。”回想起当年那个影响他一生命运的决定,黄拥军至今不后悔。

两个人,两只箱子,年轻的黄拥军夫妇踏上了异国执教之路。克服着语言的障碍和异国他乡的孤独感,黄拥军凭借着精湛的职业技能,执教期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葡萄牙技巧协会还曾邀请他加入葡萄牙国籍,代表该国参赛。面对诱惑,才27岁的黄拥军却没有犹豫,断然拒绝,“我是渴望能再在运动场上取得辉煌,但我只想代表中国队出战。”

在做了几年教练后,黄拥军夫妇迎来了孩子,原本尚算小康的生活因为新生命的到来一下子变得捉襟见肘。为了改善物质条件,黄拥军不得已辞去了教练的工作,开起了中国餐馆。但即便是开餐馆,黄拥军也与众不同,他富有创意地把餐馆开在了商品打折城里,源源不断的购物人群为他提供了足够的客源。那段时间,当工人周末休息时,黄拥军就自己上阵当大厨。大到工艺复杂的大菜,小到一盘蛋炒饭,他都做得十分认真。“不管做菜还是做事,用不用心绝对是两码事。”因为用心,黄拥军的菜受到了食客的好评,而他的餐馆生意也越做越大,开起了连锁店。

只是,每当午夜梦回时,那些曾经在竞技台上尽情蹦跃及自己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叱咤风云的场景,还会时不时地涌进黄拥军的脑海里。“在国外那么多年,虽然钱越赚越多,但我始终没有归属感,每次回国探亲看到国内各行业蓬勃发展,我感觉我得抓住这个机遇,趁早做回我的老本行,我最熟悉的体育事业。”还在国外时,黄拥军得知蹦床运动将进入2000年悉尼奥运会,当时像蹦床等项目的体育器材都是由国外商家把持,国内还是一片空白,因而他毅然结束了蒸蒸日上的餐馆生意,带着第一桶金回到了老家湖州,成立了浙江金耐斯体育用品开发有限公司,创建了“高飞”这个体育用品品牌,开始在体育器材生产上延续着自己的体育情结。

进军体育服务业

打造“快乐体操”

如今,在体育制造业上走得顺风顺水的黄拥军又有了新思路——进军体育服务业,开设体操俱乐部,吸引更多人走近体操、爱上体操。

体育制造业还在腾飞路上,黄拥军为何又去开拓体育服务业?对此,这个精明的生意人给出了理性的解释:“体操、蹦床这样的器材毕竟是小众器材,全国只有专业从事体操、蹦床项目的运动员才会用得到,这样的范畴太小。而体育服务业虽然不起眼,却是真真正正为老百姓的健康做事,其中也大有商机,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和能力去做好这件事,何乐而不为?”

不过,对于即将要做的体操俱乐部,黄拥军也给出了不一样的理解,“此体操非彼体操,在国外,体操是一个母项,许多体育项目诸如撑杆跳、跆拳道、健美操等,都需要先练习体操,锻炼身体的协调性。而在国内,提起体操,大家想到的往往是竞技体操,我想纠正大家这种观念,让更多中国孩子从小学一点体操,让身体更柔韧更具有可塑性。”在国外接受了先进的体操教育,黄拥军也想把这套理念在国内实施开来。

10月,黄拥军的第一个体操俱乐部——高飞运动馆将在湖州正式运行,届时,会开设体操、跆拳道、击剑、舞蹈等项目。为了让当地的孩子学到更专业的内容,他请来了专业的老师,如邀请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学生担纲芭蕾舞课教练。“体操给国人留下了太多艰辛的印象,因而我们的课程以打造‘快乐体操’为理念,会设计许多有意思的游戏,让孩子们对体操产生兴趣,从而真正爱上体操。”

【记者手记】

如今的黄拥军,体态微微发福,已经很难看出运动员的影子,而他淡定自若的神情倒更像一名儒商。他精明、能干,擅观察爱思考,善于言谈却不泛泛而谈,这些或许都是他能取得成功的一些要素。

“这大半辈子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吃过大苦,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对于这半生的奋斗史,黄拥军一言以譬之。而在他这略显平淡的话语背后,却镌刻着一个坚强男人的剪影。那是一个早年丧父的早熟孩子,那是一个刻苦训练的运动员,那是一个在异国他乡默默抹泪的年轻男子,那是一个在经商碰壁时不会四处喊屈的中年汉子……只是这些,他从来都举重若轻,从不轻易显露在世人面前。

拥有这样品质的人,再遇上合适的平台,如虎添翼。黄拥军就是如此,他爱体育,因为体育成就了他功名,他恋体育,因为体育造就了坚忍的他,他迷体育,因为体育的每一分味道都是他最熟悉最为之心醉的。经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完全可以跳出体育,从事其他行业,但他却始终没有,而是不断地在发掘、创新体操,这个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项目。难道就只是因为他熟悉这个项目,拥有众多人脉资源而已?有些爱,说不出,但深沉。(记者 沈莲 统稿 程士庆 编辑 小兴)

合作单位

  • 浙江省体育局
  • 体坛报社
  • 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
  • 浙江体彩网
  • 黄龙体育中心
  • 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
  • 联合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