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者的放弃——记宁海健身步道负责人秦学军

他曾是宁波某银行一位年薪30万的中层,不愁生计,也没有太大的工作压力,过着普通人羡慕的“金领”生活。但这样的日子却始终不能让他开心,甚至让他觉得会“憋出病来”。

他说他生性自由,受不了朝九晚五的坐班生活。他喜欢登山,喜欢亲近自然,喜欢和户外爱好者一起做个“驴友”。于是,他毅然辞掉了无数人羡慕的工作,回到老家宁海,投身健身步道的建设。“那么多年了,终于做上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之后,这匹“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宁海健身步道建设在他的带领下,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不顾家人朋友反对

放弃高薪工作投身体育事业

文质彬彬的长相,鼻梁上架着一副镶边眼镜,衣服没有丝毫褶皱。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过他在崎岖山路上健步如飞,你压根不会相信秦学军会是个狂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

从大学毕业开始,他就走上了家里人希望他走的道路——成为宁海某银行的一名员工。在这个安静的小城,秦学军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么一干,便是10年。

“从1992年到2002年,我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银行。”回忆起那段青葱岁月,秦学军不免感慨。在那十年间,银行工作的基本技能对他来说已经驾轻就熟。闲暇时间,他培养了很多的爱好:摄影、写作、旅游……一有空,他就会走访宁海的山山水水,放松身心。

2003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秦学军被调至宁波工作。在家乡宁海工作了10年,来到宁波工作生活后,秦学军感到非常不习惯。“开始感到郁闷,整天除了上班下班,没什么事做,生活很单调。”

同样是在2003年,一次偶然回乡的机会,秦学军第一次接触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户外运动。“那个活动叫漱溪徒步,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这次活动彻底颠覆了秦学军对于户外运动的看法,也颠覆了他之后的生活。

秦学军记得很清楚,那次户外活动,是一次真正意义上亲近自然的体验。在山林深处,没有手机信号,没有俗事牵绊,没有复杂的人事交往,“这种感觉太好了,单纯得让人马上就会爱上它。”

从那之后,秦学军的心思就寄在了山水间,但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秦学军仍然没有放弃银行的工作。直到7年后的2010年,秦学军实在无法忍受日复一日的机械式生活,不顾家人朋友的强烈反对,辞掉了宁波某银行中层管理岗位,回到宁海。

“家里人那时候根本没法理解我,朋友们也是一样。”但这压根不能动摇秦学军的决心,他觉得,他下半辈子要做的事情,就在宁海。

走遍山和水

为宁海国家级健身步道鞠躬尽瘁

辞掉高薪的银行工作,若不是有万般决心,是断然下不了这个决定。秦学军说,从2003年与户外运动的那次偶遇开始,他就告诉自己,这辈子,肯定离不开它了。

多年的银行工作让秦学军积累了一定的生活资本,这也让他不必在回到宁海后立马为生计发愁。他给自己放了一年的假,走访了全国各处高山大海,甚至游历世界。每走一处,他都必定亲自做一回户外的体验,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他日后工作的积累。

2011年3月,秦学军正式进入宁海市体育局工作,负责宁海国际级健身步道的建设以及一系列的宁海户外运动的组织筹备。

彼时正值宁海登山步道一期工程东段完工,秦学军围绕登山步道做了一系列的宣传工作,得到了很大的反响。同样是2011年的下半年,一期工程西段开工建设,为了建好总长度为500公里的西段步道,在夏季最热的7、8月份,秦学军坚持每天亲赴现场进行场地勘察、线路规划。

那些日子,秦学军几乎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扑在了登山步道的建设上。一期、二期……看着步道绵延山脉,秦学军内心无比欣慰。步道建成,自然需要给登山爱好者提供健身参考。于是,秦学军又接到了新的任务,编写《宁海路书》。

说到写书,并不是秦学军的初次体验。在来体育局工作之前,他就已经出版了一本名为《千里走宁海》的游记,记述了自己在宁海各地游历的经历,给宁海的户外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参考,此番编写《宁海路书》,照理并不是难事。

起初秦学军也自信满满,但是在真正开展工作以后,他却发现这项工程的工作难度大得惊人。“资料非常有限,更多的内容需要自己去整理。”有时候为了确认一个地名,他必须自己前往当地,找老百姓确认这个地方的具体名称,“有的地名说法很多,很难有确切的官方定论,往往去了一次又一次,还是徒劳。”

不仅如此,他还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要从何下手。他决定放空自己,“当时苦于没有思路,我就自己一个人去我们当地非常幽静的茶山山顶上住了一晚,就是那天晚上,思路突然就来了。”

思如泉涌后的那两个月,秦学军日以继夜地编写着,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凌晨2点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又得爬起来上班。“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觉得很有激情,一点都不觉得累。”

《宁海路书》完稿出版的那天,秦学军心情非常复杂,从步道建设到编写路书,五味杂陈般的心路历程,彼时让他难于言表。

组织步道活动

重走“霞客路”联手申遗

400年前,徐霞客从宁海出发,开始了他游历祖国大江大河的历程。徐霞客走过的路,如今正在被秦学军们重复。

2012年,秦学军突发奇想,希望重走当年徐霞客游历走过的路线,并以此线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希望,沿线城市可以联合起来,共同为申遗呐喊、出力。这好比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旅行。”秦学军说,每当走在青苔路上,他能感觉到自己与徐霞客在心灵上重合,这种力量无比强大。

秦学军说,这一路并不像大家期盼的诗情画意,也没有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在重走霞客路的同时,弘扬了徐霞客精神,也宣传了宁海,让原先许多人认为我们出去‘很好玩’的想法得到了改变。白天赶路、组织活动,晚上写稿、赶做电视宣传节目。车上写稿记录、策划讨论不足为奇,晚上搞到深夜两三点钟习以为常。”

这样的工作节奏对于秦学军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平日里,他围绕宁海健身步道的工作,也是那么忙碌。宁海著名的露营大会、一乡一节等活动,都是秦学军一手策划并参与的。除此之外,他引进了自行车比赛、寻宝、搭帐篷、越野跑等诸多围绕宁海建设步道的户外健身项目。

最值得一提的是“千里走宁海”这项宁海特色浓厚的活动。每每提到它,秦学军便有些得意,“全国只此一家”。从每年的重阳节到次年4月,时间跨度长达7个月的“千里走宁海”项目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活动,为此,秦学军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筹备、组织工作复杂,工作量又大,我和我的同事们经常要起早摸黑地干活,才能保证活动顺利进行。”在他的努力下,宁海围绕健身步道的一系列活动都开展得有声有色。

工作忙了,秦学军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原本打算今年去西藏阿里跑马,因为马年跑马寓意吉祥,但是由于和工作冲突,不得不放弃。这些年,为了做好这项热爱的工作,他放弃了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他没有埋怨,反而常常自得其乐,“忙点好,忙点好,做自己喜欢的事,为那么多人提供了便利,自己放弃一点又算什么呢!”

记者手记

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个问题或许会有很多种答案,对于秦学军来说,答案只有一个:男人就要无止境地走下去,去翻越更多的“山河大海”。

秦学军是个低调的人,以至于跟他聊天,经常会冷场。但干起工作来,他却始终热火朝天,为了这份热爱的工作,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起早贪黑、风餐露宿的生活,看着宁海登山步道沿着山脉绵延开去,看着围绕步道的户外运动越来越丰富,他很开心,这是他一直希望做成的事情。

秦学军现在的想法跟他每天亲近的大自然一样单纯,能够甘于放弃几十万元年薪的工作,去做只有几万元薪水的事情,没有热爱,是决然不可能的。也正因为热爱,无论风吹日晒他都不会有任何抱怨。而工作久了,除了热爱,责任会更多地伴随着他。(记者 龚力魄 统稿 程士庆 编辑 小兴)

合作单位

  • 浙江省体育局
  • 体坛报社
  • 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
  • 浙江体彩网
  • 黄龙体育中心
  • 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
  • 联合打造